别时容易见时难——左权致妻子刘志兰的信

发布时间:2021年11月16日 15:34 来源: 本站原创

左权,原名左纪权,号叔仁,1905年生于湖南醴陵,1924年到广州,进入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主办的陆军讲武学校,后来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。1925年,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选送到苏联留学,相继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。1930年,左权奉命回国,被分配到中央苏区工作,先后担任中国红军军官学校一分校(闽西分校)教育长、新十二军军长、红一方面军总司令部参谋处长、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、红一军团参谋长等职,多次参与指挥反“围剿”作战,参加了长征。1937年8月,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(简称“八路军”),左权任副参谋长。不久,他跟随朱德总司令、彭德怀副总司令,率部东渡黄河,挺进华北,开辟抗日根据地。随后他还兼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,在指挥作战和军队建设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特别是1940年他参与领导了著名的百团大战,1941年取得了保卫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的“黄崖洞大捷”。1942年5月25日,在指挥八路军总部直属队突围时,被敌人的炮弹击中,壮烈牺牲,时年37岁。

左权

这是左权将军写给妻子刘志兰的最后一封信。

家书原文:

志兰:

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。

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,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,很快可以到达延安,想来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。

希特勒“春季攻势”作战已爆发,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,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,不久或可明朗化了。

我担心着你及北北,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〔地〕恢复身体,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,小孩子极须〔需〕人照顾的。

此间一切如常,唯生活则较前艰难多了,部队如不生产则简直不能维持。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疆〔姜〕,还有二十棵西红柿,长得还不坏。今年没有种花,也很少打球。每日除照常工作外,休息时玩玩卜〔扑〕克与斗牛。志林很爱玩排〔牌〕,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卜〔扑〕克。他的身体很好,工作也不坏。

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,懂得很多事了,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?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?来信时希望多报道太北的一切。在闲游与独坐中,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、谈着,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,一时在地下、一时爬着〔进〕妈妈怀里,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,真是快乐。可惜三个人分在三处,假如在一块的话,真痛快极了。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,但如时局有变,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,不必顾及我。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,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。

志兰!亲爱的:别时容易见时难,分离廿一个月了,何日相聚?念、念、念、念!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,力求进步吧!以进步来安慰自己,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。

不多谈了,祝你好!

叔仁

五月廿二日晚

有便多写信给我。

又自本区开始扫荡,明日准备搬家了,托孙仪之同志带的信未交出,一同付你。

(本文摘自《红色家书——共产党员的初心》)

《红色家书·记忆》节目组 编,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山西红色之旅:八路军太行纪念馆